您的位置
主页 > 国内新闻 » 正文

强制破产!又一传奇能源大佬翻船

来源:www.ipm-china.com.cn 点击:1781

薛广林准备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诉。

这位曾经身价190亿元的“石油大亨”,不应该想到他会因为区区3025万美元的债务而倒下。

这笔钱本应由他在新加坡的子公司广汇石油公司于去年4月23日支付给债权人越南石油公司新加坡,但尚未支付。

香港高等法院于4月11日裁定,担保债务的薛广林破产。

这不是他和他创办的广汇石油第一次负债。去年11月,由于平安银行拖欠3.39亿英镑贷款,广汇持有的伟忠银行1260万股股份接近拍卖。据媒体报道,双方后来达成和解,然后终止拍卖。

根据广汇5月6日的公告,薛广林为担保人的贷款总额为13.62亿美元。广汇自身债务总额也达到18.5亿美元,债权人债权达到3.9亿美元。

事实上,在去年年中,薛广林和广汇准备砍掉他们的手臂来生存。他们想出售舟山油库和码头设施以及15艘大型油轮的资产和股份,用于海上运输。

不幸的是,前者还没有被打破;尽管壳牌公司与壳牌公司签署了租船协议,但由于相关债权人扣押了该船,壳牌公司至今无法开展业务。

去年12月,中海油曾及时提供帮助,提供了7亿美元,确保广汇曹妃甸油田综合调整计划的顺利实施,但只保留了一部分,没有全部。

为了保护自己,广汇说薛广林的破产不等于广汇的破产。该公司正在推进债务重组,并试图寻找其他融资方案,引入战略投资者。

现在薛广林已经被解除董事长的职务,但他不想让步。他想对破产令提出上诉,并寻求重新任命公司董事。

“石油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行业。没有钱你不能进去。既然你进入了,你必须获得你的背景和声誉。”薛广林早年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经过27年的逐步运作,他终于扎根于石油工业,但现在他不得不把头转向空虚。这位52岁的老人无法接受。

哲学不是在说话,而是指向现实。

1978年,南京大学哲学教师胡复明发表了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。1992年,南大25岁的哲学博士薛广林被“激励”带着2000元南下深圳,直接踏入了历史的洪流。

今年,国内石油市场开始向私人资本开放。薛广林说他有一个大梦想:建立一家全球能源公司。

谁控制石油,谁就控制世界。关于宗教、形式和文化的争端都是石油和财富争端的背后,都是“权力游戏”。

“我认为石油行业非常适合我。它具有挑战性,高度国际化.原油价格一天之内变化了5美元,这意味着很多事情发生了,我喜欢看世界的感觉。”薛广林说道。

当时,“黑金江湖”正在争夺冠军,却没有“三桶油”这个词。薛广林雄心勃勃,前往沿海地区、新加坡和中东寻找第一桶黄金。

1992-1998年被称为私人石油公司的“黄金时代”。在“双轨制度”下,经营成品油是有利可图的,私人资本正在涌入。到1998年,私人石油公司占国内石油销售市场的85%。

然而,这一幕在1998年戛然而止。

石油行业的重组导致中石油和中石化垄断了从生产、进口到销售的整个产业链。私人石油公司只能选择关闭或者把它们送给大亨们。

由于成本高、风险大,在石油行业的上游很容易形成垄断,但在中、下游垄断是“中国特色”。一夜之间,私人石油公司直线下跌。就连福建石油集团的“教父”和“新加坡石油大王”林oon kuin也在内地落败。

广汇石油也面临生存危机。

幸运的是,石油工业太大了,有些地方巨人做不到。薛广林自建的深圳储油基地被中石油吸引,成为其在华南的储油中转基地。

“我租的价格

薛广林也很快发现了垄断的第二个“裂缝”:近海石油供应。

你不能和国有企业竞争,但是你可以把你的生意放到国外。

这不仅是薛广林的战略,也是垄断行业许多民营企业的发展战略。

2006年,广汇获得了外国海上船舶免税供油许可证,至今仍是唯一一家获得该许可证的民营企业。然而,中国近海石油供应市场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,外国船只也没有在中国加油的习惯。

为了抢走别人的食物,薛广林展现了与中国不同的强势一面:从国际老板手中抢走市场,参与互换市场的大规模头寸交易,争夺亚洲燃料油的领导权.

经过一番努力,广汇不仅成为中国最大的海上石油供应服务提供商,还将其业务扩展到世界各地的主要港口,成为新加坡第二大燃料油供应商亚洲石油贸易中心。

虽然薛广林勇敢地突破,但他总是抓住一个办法:不与国有企业争夺利润。“将市场与国有企业区分开来。例如,我们与新加坡和美国的国有企业没有竞争关系。”他说。

那一年,戴国芳沿长江修建了一座铁矿,并提出“三年内超越宝钢”。结果,一年后他因五项主要指控被捕,包括“非法建筑”。然而,他最终被判“虚报抵扣税款和发票”。

这一课令人恐惧。

学习哲学,放眼全局的薛广林不敢越权。他强调,光交换的方向是:“立足国际市场平台,服务中国能源战略。

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曾以虞洽卿和荣毅仁为例,讨论“私人资本一直是国有资本的附属或补充。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是要么远离国有资本的垄断,要么与国有资本合作或合资”。

2008年4月,广汇进一步深化与中石油的关系,合作开发新疆轮台县迪纳1区块气田。荣耀提供资金和技术开发,拥有49%的运营收入。

虽然迪娜区块对中石油来说是一个可选的小项目,但对薛广林来说却是一笔财富。

由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,国内石油流通领域逐渐开放,但最有利可图的上游生产一直由“三桶石油”控制。私营企业通常没有石油出售,但它们仍然被扼杀。

2004年,100多家民营石化企业成立了“中华全国工商联石油工业商会”,争取与国有企业和外商投资同等的国民待遇,甚至写信给最高级别,请求允许民营企业进入石油勘探和提炼领域。

迪娜布洛克虽然微不足道,却是一个突破,“一旦你遇到机会,你必须抓住它。”此前,薛广林曾多次参与国内外油气田的竞标,但他失败了,因为他是一名实力雄厚的选手。

这次争夺迪娜气田,他终于实现了进入油气田上游的梦想。此外,只要有支点,我们就能利用更大的利益。

在广汇石油官方网站上,迪娜气田项目介绍如下:“这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对外合作的成功典范项目。本集团亦已与国家石油公司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,以达致长期双赢的结果。」

2009年8月,广汇获得了储量较大的土子气田,“巩固和扩大了与国家石油公司的良好合作关系”。在今年的年度报告中,他们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整合上游和下游的能源和石油企业。

与此同时,薛广林也在下游强劲扩张:投资数十亿元在舟山外岛和大连长兴岛建设油库和码头,并斥资10亿美元购买油轮建造远洋船队.

原因是广汇石油在资本的帮助下于2008年在香港借壳上市。

国际油价在2009年从底部反弹,2011年升至114美元。S

当他在2015年上榜时,他的财富已经达到190亿英镑。

那一年,他在演讲中总结了广汇:“在裂缝中寻找生命,在苦难中重生。”

这时,他以为自己已经站在高处了。"资源型公司一旦崛起就很难被击败."

但是坠落是从高处开始的。

容海,曾经是陕西首富、xi安海星集团董事长,从扩张失败中吸取了教训:民营企业家必须低估自己的能力。

他说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普遍不畅通,基本上是用短期资金做长期项目。如果头脑过热,沉溺于大规模扩张,即使表面上看起来很美,信贷紧缩也会导致资本链的断裂。国有企业不会有“短期贷款和长期投资”的问题。他们甚至可以获得长达10年的贷款。

石油工业的勘探、开发、运输和储存不仅是沉重的资产,而且周期长。他们对国际政治、经济、汇率等各种因素也很敏感,存在许多不确定的风险。抵抗力弱的私营企业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风险。

循序渐进的薛广林当然知道其高风险,但“能源公司的真正价值在于其储量和产量,储量是公司的黄金含量。只有拥有储备和产出的公司才有未来的潜力。”

《财新》年,雪豹带着猎物跳下60米高的悬崖去打猎。尽管这极其危险,但不冒险的结果是饥饿。

薛广林不会饿死,但他不是一个愿意在裂缝中生存的人。否则,他就不会走出象牙塔去赶上这股汹涌的商业浪潮。

因此,尽管国际油价在2014年下半年下跌,但此后油价多次波动,再也没有回到以前的高油价繁荣时期,他仍然没有放缓扩张的步伐。

广汇不仅继续寻找可开采的油气田,还频繁涉足金融领域。作为创始股东,广汇收购了伟忠银行、易安保险、招商局仁和人寿的股份……

因为薛广林有信心找到一条比以前更大、甚至可以自由翻身的裂缝:互联网金融石油不仅可以解决石油行业资本密集型的难题,还可以走上轻资产与重资产相结合的新路。

2016年初,广汇推出其电子商务平台广汇云游,“允许公众低价购买、储存和使用石油,甚至低价买卖,从而获得投资回报”。

薛广林还画了一个这样的蛋糕:每年有4万亿元的汽车燃油消费市场。广汇云游在3-5年内迅速占领了中国成品油和燃料油的海陆销售市场,实现收入超过1万亿元,业务范围扩大到全球。

理想如丰满,现实如瘦骨嶙峋。

薛广林的“储油惠民”广汇云友在老司机眼里只是P2P产品。它没有脱离风险和监管,甚至更有自筹资金的嫌疑。

最终,近10亿元的广汇云石油并没有出现裂缝,但也耗尽了他和公司的最后一滴血,在债务危机中越来越深。

今年2月,两年未发布财务报告、暂停交易一年多的广汇石油发布盈利预警。该公司去年下半年的亏损总额约为4.52亿港元。目前,只有广汇的上游业务保持了持续的盈利能力,但不能再抵消融资、折旧等费用。

虽然只借了3025万美元,但据《水深火热的星球》报道,香港高等法院判定薛广林破产,因为它认为薛广林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偿还逾期债务,广汇石油也无法偿还债务。

在裂缝中呆了27年后,我也许能在这只鸡身上产卵。

薛广林在1998年走到生死边缘时安慰自己:“坚持住,这是别人无法达到的门槛。”

现在,是他对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了。

但这一次,即使他能坚持下去,他也很难踏入“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门槛”

也许让别人无法企及的目标本身就是p

[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,并经投资界授权。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。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。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。如果您有任何问题,请联系(editor


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