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
主页 > 国际新闻 » 正文

杨玉良:社会应宽容科研的孤独

来源:www.ipm-china.com.cn 点击:755

杨郁亮批评大学科研评估体系见效快、见效快,社会应该容忍科研的孤独感。

"目前的评估指标实际上是为10%的落后人口制定的,但这恰恰是对前10%人口的限制。"在昨天举行的庆祝复旦大学107周年第四十六届科学大会上,复旦大学校长杨郁亮对当前的科研评估体系表示不满,认为科研需要忍受一定的孤独,社会应该容忍这种孤独。

在昨天的会议上,三位“70后”年轻学者分享了他们的学术见解。杨郁亮用“转型”来评价他们。历史系的余馨从现代影视转到敦煌研究。张袁波在物理系的研究从核物理转向石墨烯。中山医院的施虹影从事转化医学,并将实验室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实践,以治病救人。”

杨郁亮举了两个从文科向理科过渡的例子。世界级物理学家爱德华威滕研究弦理论并获得了数学研究员奖,但他的科学是历史。哈罗德瓦尔默获得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。结果,他去哈佛大学攻读生物医学博士学位,并最终获得诺贝尔奖。

为什么我国没有这样一个从人文科学向自然科学转移的例子?杨郁亮说,“如果一个历史毕业生想为一名医生学习,他不能先通过考试。我们总是希望量化一个人的水平,这可以通过最细微的差异看出。但事实上,我们都知道,一个人不能如此精确地描述自己的能力和成就。”他举了另一个例子。哈佛教授罗尔斯十多年来没有一篇文章或一本书,但该系没有从他的津贴中扣除一分钱。最后,他拿出《正义论》。物理学家肯尼斯威尔逊获得了一个教学职位。当他被评估时,他发现他没有一篇文章。物理系投票让他离开。后来,校长去和他谈话,并在听了他的研究后延长了一年。就在第二年,他的文章如潮水一般涌出,三年后获得诺贝尔奖。"如果校长目光短浅,诺贝尔奖可能会被扼杀."

“科学研究有时需要忍受某些孤独。社会应该容忍这种孤独,而不是强迫他独自生活。”杨郁亮透露,复旦大学目前正在重新设计评估指标体系。宽容是一个必须坚持的原则。“只有在一个非常灵活的体系下,才能允许高度创新的人出现,一流的科学家出现。”



日期归档